000.jpg 

(是前言但與本文無關)

「原來妳和其他人都一樣」你說。

原來這句話其實著實挺令我感到受傷的,難道我是玻璃心?


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,我都會跑去看看海,也常常拿出這段話來看

『我們忘不掉該忘的事,也記不起來該記得的,
我們失神、空白、健忘、錯認,接受記憶的暗示、偏頗與糾纏。

許多人因此來面對海,希望海能寬恕,或者漂流這些罪。』_《家離水邊這麼近》-吳明益

或許因為家的地理位置距離海真的太近了,若是天天跑步的話天天都能看到海


東部的海和西部的海很不同,記得地理讀過,是沙岸與岩岸的差別吧

對我而言,西部的海看起來玩樂味道很重,大概是受到墾丁、比基尼、衝浪、春吶...等所影響吧

然而,東部的海,如同我最常接近的花蓮港、北濱與南濱,我覺得釣魚就是最有玩樂氣息的運動了

孰不知這些釣客們,也都只是一個人一個人地站在岩石上頭,靜靜地持著釣竿,很少有與人交談,身旁也很少有人作伴

那是我最喜歡看的海,在城市中,卻不囂嚷,也不偏遠,雖然,旁邊的工程,將大半的沙灘都遮住了,也經常有砂石車出入

但我仍然期待著,期待著鐵皮拆開的時候,當我跑步經過時,會是多麼遼闊呢?   我這麼想著。


牛山的海,那是我的海,第一次去牛山,那沙的溫度,想必超過40度吧!

那天可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,不只海離我很近,太陽也是

雖然我喜歡太陽,不過也真是太熱太熱了,品萱領我們往下走,許多枯木圍繞在海灘

如同畫框般,把海、沙灘、牛山,框起來送給我

我不該入畫也不該破壞那兒的美好與純樸,太貪婪了吧我

跟著友人們也一同踏到沙灘上,拍著照片,把這片海帶走了

因為下次再到這不知道還認不認得出來這海呢?   重點是,我這個大路癡,下次再到這

又是何年何月何日的事了,我也不知道


金瓜石與九份的海,那是煤炭色的海,景致依舊如同第一次金瓜石看到的陰陽海

那時住在緩慢民宿裏頭,睡了一整個下午,不是我不想動,而是外頭的雨,傾倒著,叫人動彈不得

雪靴與褲襪都濕透了,我的金色長捲髮,濕了也更捲了,看起來是有那麼一點點滑稽

洗澡過後搭車的疲累襲來,坊間如此地舒適與溫暖,寒冷的一月,誰又想出去淋著大雨呢

就連我這個為玩樂可以不惜睡眠的人,也不得不降於白色柔軟又溫暖的被窩中

一覺醒來,飢腸轆轆,偏偏那是個這麼荒涼的地方,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,走著破舊的舊鐵道,望著地上濕滑的青苔

啊~好想來一碗湯麵一盤海帶,總是有點幸運的吧,我想

被我碰見了一間阿嬤麵店,點了一碗餛飩湯面與海帶,圍著圍巾果然太暖和了,額頭與鼻頭沁出了汗珠

沿著另一條石子路,慢慢地走著,看見了一間咖啡廳,只可惜已經沒有營業了

水藍色木門歪歪地垂著,看起來有那麼點陰森,天色也漸漸暗了,趕緊找路呀!   我這麼說著

回到民宿,夜幕低垂後,又是一陣陣大雨,晚上民宿舉辦的手做課程是畫明信片,這我最愛了

還有代寄服務,我與友人的明信片互寄,就當成此次小旅行的紀念品吧

晚上,民宿有提供酒精飲料,我與友人都各點一杯,我的是梅酒,還送了兩片手工餅乾

回到房間暢聊了幾個小時才願意上床睡覺

隔日一早,依然陰雨綿綿,我拿著傘走到外頭,聽著民宿管家介紹著,遠望過去

那黑色與湛藍色分明的那一小塊就是陰陽海,那是個三角形的凹陷處

我現在回想著,也是五年前的事了,但現在我仍然可以感受到看到那海的奇妙感受

九份與金瓜石,是煤礦生產地,也時常陰雨綿綿

就是吧,那就是個沒灰色的海沒錯

看著看著難免有點憂鬱,依稀記得,那也是一段小戀情結束後去的

然後到了金瓜石,還繼續反芻著砰然跟苦澀,或許我挑錯地方了吧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GEL chou 的頭像
ANGEL chou

名叫天使的旅人

ANGEL 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